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人物 > 滿足客戶為基,品質至上為本

滿足客戶為基,品質至上為本

《印藝》2011年第12期 作者:馬桂鴻 更新日期:2012-02-03

劉:劉絢強

馬:馬桂鴻


吃印刷行業的飯長大劉絢強

馬:感謝劉先生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訪問。我知道永洪的宗旨是“滿足客戶為基,質量至上為本”,亦致力推動“制衣標簽”印刷,于這方面可謂是先驅,可否分享一下你們的經營理念和經驗?

劉:永洪是典型外銷廠,在國內曝光率很低,很慚愧,我們不懂得內銷。現時致力發展內銷的同業很多,因為我們對內銷陌生,公司又沒能及時培養出內銷團隊,市場知識不足,所以不敢冒險去追逐。但我們做出口的情況不錯,擁有自己的國外直銷網絡。

永洪始初在香港沙田火炭設有廠房,最高峰時只有6色的四開印刷機,廠房面積很有限,大家工作得很辛苦。大約在1991年,永洪開始北上設廠,我們的第一間內地廠房設于東莞樟木頭鎮,當時我們尚算幸運,有很多朋友,前輩幫忙。適時,印刷科技正開始轉入新的紀元,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我父親數十年前是操作雙色印刷機的機長,當時他服務的公司購入了一臺曼羅蘭雙色對開印刷機,那應該是香港第一臺曼羅蘭雙色印刷機。爸爸叫我把英文使用說明書翻譯成中文,當時我只是在念中四,翻譯得異常吃力,基本上對那些技術專用語是完全不懂。勉強來說,我算是吃印刷行業的飯長大,每天在油墨、紙張中打滾,有空閑時會在車間做小工學習。我常假設,常夢想同時也常追求,常實踐。

常常想著“昨天、今天、明天”

劉:當時印刷制版技術基本全部是用“磨鋅”,不久后就改用預感光的PS版,制版技術不斷優化、轉變。我們東莞廠第一臺買的印刷機是Rolandmatic水車,當時已經是很寶貴,因為已經不用爬上印刷機扭較墨匙,一切都在控制臺上執行。當時我在想,如果可以把技術再推進,把印刷機的控制臺設在寫字樓,那就更美好了。當年我愛假設,愛夢想,也愛追求,愛嘗試,想不到,那些夢想很快已給CIP3和JDF分別實現了。

我在印刷廠工作,待得最久的公司是Soabar(HK)Systems(現時的Avery Dennison).我初加入Soabar的時候,一部印刷機也沒有,第一批買回來的是海德寶KORD單色四開印刷機和海德寶KSBA四開活版印刷機,專科印制簡單的成衣價標,那時市場很蓬勃,競爭很小,一個單色價標可以賣一角至數角錢。那時我就開始了做成衣標簽的生涯,后來公司業務日漸龐大,陸續購入雙色四開,雙色對開的平版印刷機。

將版房和印刷車間合并一起

劉:那時候,我開始發現廠房管理出現一些疑問,我發覺管理重心太過著重于個人技術方面,故此變量很大,效果很難捉摸。當年印刷工業,重點不是放在印刷車間就是版房,從沒想過可以將版房和印刷車間合并在一起。當時業界很欠缺這方面的推動力,一個好的版房師傅很難找,要懂得用影機上網、不管是玻璃網或是膠網,一個好的印刷師傅也一樣難找,再加上設備和材料的限制,個人技術主宰了結果。若想要打做一個以數據為基而可以預測利潤的管理團隊,幾乎已接近夢想。那時我就在想,如何能把個人技術敷撩化,和銷售、財務合髓?我開始嘗試設立標準,但當時我不是老板,同時身邊全都是老前輩,難以進行改革。那時管理欠缺中心點,想標準化但又不知怎樣做,出錯不能糾正,因為完全不知錯在哪里。套印不準確,印刷車間指是版房的錯,版房說是印刷車間的錯,又或推諉是其它工序出錯,這樣管理很辛苦,還好當時的市場要求不高,那時的四色印刷,只要對位正確,沒有重迭,做好灰平衡,就多數可以過關了。當時打稿的方法也很傳統,沒有什么大問題大家就會接受,就是因為沒有很多限制和要求,大家普遍都做得很隨意,但我卻認為這樣很有問題。后來終于出現了很多新的系統和設備,如DTP(Desktop Publishing桌上出版系統),Epson的噴墨proofer、CTF(Computer To Film計算機直接制菲林)等,至少可以把一些要求嚴格的工序由計算機去執行,不再用手和眼,把放大鏡,膠紙,雙面膠紙等交給計算機去處理。

當時DTP和CTF的面世已把印刷開始推進了數據化的紀元,我們很努力嘗試把印刷車間和版房結合,用數據作流程的控制基礎,但碰到很多代溝上的矛盾,幸好當時得到很多年輕員工的支持及信任,我們開始踏上了生產數據化管理的平臺。

那時客人開始懂得提高印刷質量要求,若然公司沒有CTF,客人可能不考慮下訂單,隨著客人的要求提升,我們就要更加進步。當時中國的出口包裝品印刷水平很低,就算一些重工具也只是用一個單色瓦楞紙箱裝著,再貼上一張很小的中文標簽,也沒有安全標簽。于是我們開始建議客人把那些要求多加入包裝,隨著這些附加元素來提高產品價格。

隨著科技進步而改革的管理方法

劉:我在建立永洪印刷廠前經歷過兩種管理文化,有父親用的全個人化的和在SoabarSystems用的半美式半系統化,當然后者已是一個大躍進,在管理透視度上已進步很大,但在預見,預計程度上仍然是無法突破,都是以“高手”為核心。

我們不想只是等待著問題發生,不想每當有客戶投訴或員工愁眉苦臉的時候,才知道又有問題發生了。在欠缺數據搜集,分類,分析,管理很難有透視力,更惶說先知先覺,尤其是在成本計算,都難以控制,因為沒有標準,只能做到“見招拆招”而已。

我們既要去做,又要教,也要改。教并不是什么難題,最難是改,最難是改“心”,因為員工未必受教,未必愿意改。那時我們開始接觸CTP(直接制版機),同時開始處理油墨,遺憾的是我們并未受過正式印刷課室培訓,更是舉步維艱。我們每天都很 小心去研究整條生產線,盡量去掌握流程中的每一個變量,但十分艱辛,尤其對物料更是不熟悉,隨當時信息不足夠外,市場上的印刷物料供應滲入了國產品種,良莠不齊,常在想如何掌握物料的表現,配合數據流程。

刺激求知欲,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劉:當CTF開始普遍,CTP已繼而面世,我們差不多是在南方第一家買的,我對CTP可謂一見鐘情,它的效能讓我徹底地相信是數據流程的強化劑,我們在兩年間共增添了四臺,當時市場上最有名氣的CTP我們都使用過。

這種“勇敢”的投資在某程度上很具冒險性的,但我們的信念是CTP除了協助建立數據流程以便可以縱橫管理外,最重要是刺激高中層管理者的求知欲,不要讓他們感覺每天都只是埋頭苦干,在出賣勞力,相反地,我們是毫不猶豫把利潤回歸企業,用之于他們,不斷大膽地投資購入新知識,讓每個員工不停學習、進步,自我增值,把驕傲帶回家鄉。

除設備和知識外,在額外的生產損耗和維持工廠規律上也化費大量資源,例如在紙尾多加長一至兩吋以便加上色帶(colour bar),廠內要求加強的整潔性、規律性等等,我們都追逐得很辛苦。每當我們看到實踐與管理方面脫鉤的行為,我們就會去想辦法,因為我認為要做一間企業,必先從管理意識著手。

我們也多次和機器供貨商舉辦分享會,讓其它廠商來聽推廣會,也開放工廠讓他們參觀指導,也正好讓我們的員工一展風采。

先知先覺 善待員工

馬:永洪的成功之處在于管理層的先知先覺!

劉:我們的確是不停的追求先知先覺。我會獎勵表現好的員工,善待資深員工,我們更致力培訓員工,提高員工質素,亦不怕員工被挖角,良禽當會擇木而棲。

讓數據來做法官 讓標準來做量度

馬:你作出決定去購買機器也全憑自己的經驗?

劉:對。

馬:作為老板,很多人也不想當,白老鼠J。但你永遠走在最前,投放的資源也最大。你剛才所說的,有一點我覺得很有趣,就是你要留住員工,讓員工知道知識的重要性,留在公司發展下去將會獲益良多。

劉:我們盡量做到這一點。有些員工,尤其是初來的常帶有偏見,認為公司給他薪金,就是買他的時間和勞力,每天都在壓榨他,在這心理下,他對公司是完全沒有感情和歸屬感。我們認識有些公司,管理層常常無方向性,甚至帶發泄性的責罵員工,但員工根本不明白為什么被罵。所以我們是嘗試讓數據來做法官,讓標準來做量度,例如以前印一版4色,較版時間全不穩定,可以是半小時,可以是兩小時,我們在多次集體實驗下,設置了較版標準為45分鐘。以前公司少印刷機時,一切都容易辦,但當印刷機多至20多臺時就難以處理了。當然也可以用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企業資源規劃系統),出警號,但最終也脫離不了人。我們最擔心,在訂單高峰期,一個星期要處理數千張訂單,不能遺漏一張,需要大量人手追蹤,如何才能改善追蹤呢?幾年前我們已經開始在思考,不斷優化ERP系統,把公司透明度全面加強,橫向覆蓋客戶群,縱向擁抱著員工。

全公司懂得管理 知道怎樣做管理

馬:永洪未來的方向是怎樣?

劉:我希望有JDF(Job Description Format工作定義格式),但很難做到。永洪可以升級,重新再寫公司的ERP,最快明年就有,屆時會有很多圖像化、訊息化的東西。我更加希望令員工知道管理層罵員工的原因,罵不是發泄情緒,而是希望令員工明白問題所在。現在印刷業越來越困難了,因為市道不好,利潤空間日漸狹窄。我們是買知識,制造更加多的無形資產,如ERP,需要解釋很多東西給員工聽,又要一段時間去證明給員工看。我希望低層員工努力向上爬,進入管理層,我并不希整管理架構是很尖而高的三角形,我希望是一個低而寬的三角形。

對于老板來說,回報率是一個很頭痛的問題。但經過2008年,汰弱留強,有不少印刷廠倒閉了,我反而看到了希望。我們走的路越來越窄,是被市場形態在改變的副作用。在我心目中,一間公司的管理并不是單靠老板一人,也不能單靠高層團隊,而是要全公司都懂得管理,要知道怎樣管理。

從錯誤中學習

劉:我們投資了不少的金錢去計算機方面,也曾買過不少機器,即使是做錯了決定買了不合用的機器,但都能得到經驗,從錯誤中學習。沒有試過的話,又怎么知道結果。我本身是道教徒,道家的原則是在于“無為”,“無為”不是什么也不為,而是對的東西無所不為,不對的事則萬萬不為。

招攬人才

馬:你們是以全面性、開放式的手法管理。現在面對的困難,除了市場的競爭,于管理員工方面是否有困難?

劉:永洪與典型的生產企業一樣,都要面對員工素質問題。過往的員工,雖然本身是比較固執一點,但他們是白紙一張,你總可以在上面寫幾個字。但最近六七年間已有所不,主要現在的信息太快,太廣,員工的破壞力可以很強,他們在情緒不穩定下會很野蠻,一點兒不開心就會影響工作,我們很致力于引導員工不能每只站在自己的角度看,而沒有考慮公司的利益,沒有考慮整體性的利益,企業和員工其實是息息相關,如果企業不好,員工也得不到好處。相向地,企業沒有員工的支持,就會失去爭取利益的動力。

我們致力招攬人才,到各個印刷協會和學校尋找人才,但很可惜,結果不如理想。我面試時只問學生一個問題:“為什么你要讀印刷?”大部分學生都答不出來。偶然有人回答:“因為爸爸叫我讀的”,又或是說:“我表哥讀印刷的,所以我跟著讀印刷!”大多學生都認為印刷車間就是印刷的全部。

我走訪過一些國內印刷職業學校,大多都是有一至兩臺印刷機,然后就邀請一些印刷企業去開班。但課程很不完整,學校不是一個牟利機構,沒有壓力,只是將印刷的書面知識和應有的技術資料編入課程中,學生感受不到真正的印刷壓力,他們只懂得表面的東西。這幾年我們也減少了向學校們招手,只加強內部培訓。

為什么上市?

馬:這會不會是其中一個造成永洪不上市的原因?因為其實永洪已是一個品牌,香港業界很多人都認識,推廣出去不是更好嗎?

劉:我沒有想過要上市。幾年前已經有人建議永洪上市,但是我自己第一個想到的問題是:為什么要上市?我找不到永洪要上市的原因。虛榮心是每個人都有的,不少人都想去聯交所開香檳。但為了那一霎那,卻需要付很大的代價,上市即是由一個股東變為很多個股東,要面對股東,應付他們,向他們交代,需要很多人力,為了應酬他們,我恐怕會日漸遠離“以客為基,以人為本”。

上市的確是有好處,就是籌集資金容易,利息低,但我覺得應量力而為,不能隨波逐流,有得必有失。我始終對上市的看法有些保留,由始至終,我都想把永洪企業做“強”,未必一定要做“大”,讓我們再把企業擦亮,強壯,再考慮上市吧。

能者居之

馬:有沒有過考慮接班的問題?

劉:我認為是“能者居之”,我有兩個女兒,我的確可以選擇將企業交給下一代,但我認為一間企業不一定是世襲的。中國人常說“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永洪的今天是怎樣得來的?就是全靠一群忠心肯學肯拼的骨干員工,大家辛苦多年所創造出來的,所以如果管理層有意向我收購永洪,我很樂意賣給他們。即使永洪不上市,我都不會把公司賣給第三者,我會一直堅持到退休,或賣給管理層。我的條件很簡單,就是公司的價值多少錢,攤分若干年給我。我希望永洪這個名字可以一直流傳下去。

做人要知足

馬:你如何理解人生的健康理念和宗教理念?作為道教徒,如何看人生?

劉:人生變幻莫測,存在著太多的變化。人生的宗旨是有,但卻沒有一個永恒不變的人生觀。當你走前一步,爬高一階,你所看到又會不同,感覺也不同了,人生觀也就改變了;但宗旨卻不會變,我這輩子一直向前走,從來不后悔自己做過的事,因為我覺得即使錯了,只要知道錯就好了,認錯是沒用的,最重要是以后不要再錯。

做人最重要是知足,20年前的我從來不會感到滿足,因為不知道路有多長,不知道要去哪。正如走路,向左走,看到可能是一棵椰子樹;向右走,看到的可能是一棵蘋果樹。路是走不完的。不同的方向,有著不同的東西,不同的未來!當你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時,那就知道自己要走向哪一邊了。但可能當你知道走向哪一邊時,你年紀已經不小了!

2 0年前,你前面可能有很多路可走,根本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到終點站。但當你年紀大了,可能下一站就是天國,已經向起警鈴了!這不是壽命的問題,而是對余下的生命到底是怎么去安排。

氣功改善健康

劉:我當初加入道教是因為身體差,想去學氣功改善健康。以前我老是感到疲倦,說不了幾句話就感到困。有時候駕車時也會睡著,我太太就拿著一支鉛筆在我旁邊戳我,因為我常常在紅燈前停下時 就會睡著。

西醫建議我減重30磅,我覺得很難做到,難不成叫我把肉割出來吧。節食不是一個很有效的方法,體重容易反彈,也不能實時見效。如果每每要戒口,這不能吃,那又不能吃,人生就沒有樂趣了。于是我選擇去學道家氣功,希望氣功可以給我啟示。我這個人就是這樣的,每當沒有方向,我就去學習新事物,尋找新方向。

道教積極教義

劉:接觸到道教,我努力去了解它的教義,道教的起源地是中國,道教以前是教皇帝做人的,其教義是積極的。我現在做人很積極,但當然是恰當的積極,不會過火。但我有個原則,就是盡量不跟道教師兄弟們談生意。有很多人參加很多團體活動,如打高爾夫球,參加游艇會等,也是為了擴大人際網絡,以助拓展生意。但我沒有選擇這些,我較喜歡回到道教社會里,我就是我自己,我會多做些無私奉獻,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不斷學習 豐富人生

劉:每人都有不同的嗜好、興趣,下班后去打麻將、吃火鍋、杯酒言歡,自己選擇做什么也可以,時間是不會等人的。我選擇了利用時間去學習不同的東西,從而豐富人生,我是坐不定的人。

不虧欠人家

劉:人始終都會離開這個世界,總有走到盡頭的時候,每人都要面對。我最近看了一本書,叫《西藏生死書》,教人如何看待死亡。道教中有一點是很有趣的,就是你想如何死,有些人可能想死得舒服,中國有句說話“得不得好死”,中國人詛咒人會說“你不得好死!”你想要“好死”,就要想一下自己有沒有欠人東西。如果可以做到不虧欠人家任何東西地死去,在道教中,就是算修得到道了。

最關心我健康的人是我太太,給予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勵的也是她。我很留意我自己的身體狀況,因為我不想,也不能讓她擔心。除了檢查自己精神是否旺盛,晚上是否有好質素的睡眠。對我來說,健康有一個簡單測驗,只要“出入正常”就可以了,無論是精神出入,還是食物出入,正常就行了。有入沒出,不行;有出沒入,一樣不行!即使你不關心自己的健康,也要念及身邊的人,到了老年時,如果不能自理,要太太照顧自己,這不就連累了她嗎!

貼近市場

馬:如果有人想在內地發展印刷企業,有什么建議?

劉:最重要是考慮清楚做什么產品。一個正式的投資方案,最重要是市場,究竟市場在哪?當然是要在地理上貼近市場,方便物流。決定了做什么產品,也就是決定了其它很多方面的事,比方說印制圣經的話,就不一定需要購置啤盒機。

產品和市場給投資者他們所期望的,例如一年賺多少個百分點,在top line和bottom line中間,就是管理的模式和內涵。只要認識了此幾項,就沒什么大問題了。另外還要認識和設有標準,每個工序都可以測量。

我們喜歡ISO,喜歡QA,喜歡標準。完整的ERP可以顯示出哪個員工為企業有貢獻,我就可以給予他們獎勵;有的員工產量未達標,我不會實時懲罰,但一定會讓他知道錯誤在那里。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性感沙滩闯关 幸运飞艇直播开奖app 蓝球球探比分皇冠比分直播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江苏福彩老快3走势图一定牛 安徽11选5开奖5结果昨天 网球肘用什么药最有效 股票推荐网 大乐透预测139期历史同期 安徽快三最近50期走势图 北京赛车最简单规律 平特肖二中二多少倍 东方财富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啊 七星彩走势图摇号机 香港六个彩特码资料 股票涨跌的原理是什么 3d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