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人物 > 締造和諧社群 造福莘莘學子

締造和諧社群 造福莘莘學子

訪問:彭泓基 撰文:雷國芬 《印藝》第331期 更新日期:2012-03-06

梁鎮華主席豪語錄

“在許多行業上,若能及早消除見不到的浪費,正是豐厚利潤的來源。”

“要達到與所有有關系的人和諧共處,要讓所有人不要失憶,時常記掛這企業文化,方法是重復、重復、再重復,別無他法。”

“選賢用能,因應你需要的人材而去選擇人材。過去我會先選忠誠,今天則選干練。”

“走向未來,我們所有商家都可以到水中捉魚。”

“怎樣令實體書和電子書同步,做到的人一定成功,這將是一個突破點。”

一個紅黃交替、暴雨天的翌日,一個時晴時雨、天氣依舊是變幻不定的午后,我們一行人來到九龍灣利奧集團在香港的辦公大樓,那是位于一個大型購物中心的頂層。

甫進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集團的兩只雄獅守護著禮盒的標志,繼而是面對往下層樓梯由頂至踵的落地窗戶,無敵海景與明亮日光相互輝映,把兩層辦公樓襯托得朝氣勃勃,而又氣度不凡。

正當我沉醉并細意琢磨接待大堂上的一幅字聯“利盈有法經營善、奧妙其中信譽恒”的含義時,主席梁鎮華單人匹馬翩然而至,他的背后,沒有一大群的行政人員簇擁著。這位可說是紅褲子出身,于印刷業底層,從雜工、拉車仔、切紙、做盒、管倉、工務、營業員到出版書刊,逐步磨煉,終于成為大企業的首腦。一身武藝的他,帶著自信的態度與親切的笑容,熱情地招待我們,帶領走進“利奧”設備齊全的會議室、他的內心世界。

坐在桌首的梁鎮華主席,在傾聽了香港印藝學會前主席楊偉文的來意及開場白后,隨即從容不迫地把他的營商之道和管理理念,徐疾有度地展開了這次非一般的訪談序幕。

梁:梁鎮華 ?彭:彭泓基

從來沒有離開過核心業務

梁:事實上,利奧的發展從來都沒有離開過核心業務。多年前,其它子公司,已在研發科技,他們的成果全都放回到書本上,諸如eBook平臺,正積極發展中。眾所周知,現今世界正在高速轉變中,社群識別變化多端,要掌握很困難。四年前,我們在國內推動精益生產,初時我是人云亦云的,后期掌握到很重要的元素,追求精益,不要老說減除成本,這思維是錯誤的。在我的角度看,是要及早消除見到與見不到的浪費,見得到的浪費很容易掌握,而見不到的浪費,則是很難掌握。

我個人估計,在許多行業上,若能及早消除見不到的浪費,正是豐厚利潤的來源。因為他們看不到那些浪費,就以為生意上沒利可圖。譬如說,生產量是每分鐘三百的,若轉換一個速度快三倍的馬達,在同等的生產時間上,生產量便是九百。而在這位置上,這種不能善用資源,便是見不到的浪費。精益是一個理念,深不可測。實行這理念,并非單靠一個人,而是要所有人一起實行。

彭:這理念很多人都會忽略,并不是所有管理層都有這樣的視野,我曾閱讀主席的文章,你說要掌握全民一心,要求那么強的動力,絕不單是工作流程的關系,它的背后,需要很多元素的配合。

梁:對,十日前我在公司里的文化中心,召集了所有六級以上的同事,再一次演說如何掌握“利奧文化”。

文化建基在個人的價值觀,若公司沒有緊守企業的價值觀,就沒法建立企業的文化,沒有文化便沒法建立和諧的環境。

我們與生俱來是中國人,我們的文化是所有人的認同,有了認同,遂產生和諧。像毛澤東主席的理念一樣,他要求國家民族團結和諧,我廠員工一樣是來自五湖四海,不同鄉族的人民文化聚在一起,能夠令他們生活愉快,安后樂業,走進劃定的空間,沿大道而行,各人和平相處,這就是和諧。我公司沒辦公室政治,但有很多跨部門,在溝通上可能會產生矛盾,所以我們要有價值觀,于是衍生了“利奧文化”。

“利奧”價值觀

1)質量——是多元化的質量,如選擇客戶、生產、買材料、設定流程、生活起居等等,都需要有質量,如何追求真善美,我的經營理念是持續改善,是要經過挫折,流血結疤才成長起來,這理念是必須的。

2)人本——以人為本的意思并不是以員工為中心,不斷給員工加薪和提供福利,而是要員工明白,他們應以客戶為中心,因為客戶就是“米飯班主”。

3)德行——我們在國內辦學招生,清楚看到有些學生身材瘦削、毫無朝氣,但頑皮起來卻可以是大力神,他們可以踢破美麗而堅固的鋼門。我問他們腳會不會痛,他們當然回答痛。于是我便循循善誘勸導他們,那些用腳踢門而痛楚的人,只會跛腳;而那些打開門走出去,不踢門的人,才有機會當主席。現在學生們的德行操守已見改善,人人朝氣煥發、體格強健。

4)社群——定義在有很多空間,可以引伸至全世界,所有空間全都是社群。以前是大政府小企業,現在是小政府大企業,在我有能力照顧的空間里,彼此達至和諧共處,共存共榮。

5)環保——環保是應該的,途徑是對的。許多年前,我根本不懂環保是甚么,那時候已實施污水處理,真的可以省錢。去年和今年,我們都做了環保報告書。我們提高效率、提高產品生產量、縮減廠房使用面積15%,都可以減省,達至環保效果。

6)關系——企業內有很多關系,與員工、銀行、客戶、社會等等都關系密切,要達到利奧人與所有有關系的人和諧共處,要讓所有利奧人不要失憶,時常記掛這企業文化,方法是“重復、重復、再重復”,定時定候重復再講,每日都找借口再講,不斷感染感化所有員工。我不容許員工講集團壞話,只可以說好說話,因為負面說話會令他們灰心,工作感到壓力致降低生產力,反之常說好話者,會顯得朝氣勃勃。

彭:在這情況下,他們會多些說正面的說話。

梁:這就是文化,但不要期望是一個月、半年或一年內可以做到。只要不停的帶引,五年十載,便會潛而默化,現在所有員工及學生都在談“利奧文化”。

大海航行靠舵手

彭:建立這龐大的企業,其中一定經過不同的發展階段,請問發展中有甚么突破點?

梁:有的,在思維上,大海航行靠舵手,舵手是否看得遠是很重要的關鍵。1989年10月1日,我正式接管公司,那時公司差點關門倒閉。當年我是不懂得講浪費,公司員工只有約三、四十人,我知道我有能力管好,而事實上,公司在六個月后已由虧轉盈。我們是做印刷紙袋生意起家的,當時我在想,若紙袋有朝一日式微,我們將如何是好?追溯70年代,我已投身印刷業,究竟前路還有甚么行業可善用我這門專業去發展未來?那時我們的廠房設在南海,我靈光一閃,想到中國有的是人力,遂決定做兒童板紙書,而且當時我很羨慕“華洋印刷”他們也是做兒童書的,很成功,聞說生意額一年達三億元。于是我聯同鄧副總裁(當年他只是專責操作紙袋機器),在細小的辦公室里,用紙袋慢慢折,慢慢試,試驗了年多,待技術有所突破,達致完全成熟,才在市場推出。這是我們企業一個極大的轉振點,先有構思、心中有團火,有毅力,慢慢研究工序細節,我們一直追求品質,并不急于實時推出,當時機成熟了,產品一推出,便成功占有了市場。

彭:你們是否屬于最早在中國設廠的企業?

梁:是,1989年獨資。沒辦法,當年香港廠房在阿公巖,地方細,只可容納三、四十人,而國內南海,廠租每呎二角,人工平,可以生存。

彭:為何選址南海?你是南海人?

梁我是南海人,但我不知道故鄉在哪里。因為我的一位老友,說南海有間廠,于是我們就在那里落腳。現在設廠于鶴山,是馮世伯(集團名譽主席馮學洪)的關系,他是鶴山人。選鶴山是有理由的,我選地方需要有水,設廠有前瞻性,但從地產的角度,不選深圳可能是錯的,若在深圳,有這么大塊的地,做房地產可能已經發了大達。

核心價值在人才

彭:聽梁主席道來,知道你們的核心價值在人才,重點在中國文化,閣下已是無師自通,理念已包含著許多中國文化的智能,其中談到的“和諧”,就是中國文化對管理的最高的境界。請問您是如何吸引人才?保留人才?從而達致永績經營?

梁四個字,選賢用能。先看清楚自己需要甚么,因應你需要的人材而去選擇人材。過去我會先選忠誠,今天則選干練。我們不怕那些干練人才不忠誠,他們在利奧大家庭里,在條件、環境、適合其崗位空間內浸淫,必會提升其忠誠度。另外,需要員工的專業技術、還是管理才能?這又是另一方面的課題。若是專業技術,可以給予進一步的事情讓他們去追求,讓他們學習。公司里有五個學習道場,包括物理、化學、環保、機械與問題解決。現在公司實行“低成本自動化”,要低層員工先有物理理論、化學常識,學習與創意是由員工提案,然后改善工作流程。至于一些高級員工,我們會給予學術上的理念,根據不同崗位,給予不同的培訓課程,這全都是同事間分組督導,并非理論空談。對于那些高層的職員,則由我親自擔當他們的講師,從制度人手,制定預防措施,帶領他們徹底解決問題。

彭:在這樣復雜的工廠流程上,修改任何事情都會極度困難,因為每個人都有一定的辦事習慣,若要動員這么多人一起改,請問主席如何實踐?

梁:所以我們組織不同的小組,給予清晰的課題,大家依照課題去改善。我工廠有自己的文化,改善是應該的,員工每天由上班吃早餐時便開始想著改善一切。

彭:如何培養、保持這種文化?

黎重復、重復、再重復,別無他法。

彭:如何重復,是否交由導師引導?

梁:那導師便是我,永遠上傳下達,更鼓勵下傳上達。從公司架構看,我的位置是最高的,但工作時,我坐的位置卻是最低的。我常留在公司里,甚少外出,在國內工廠,我辦公室的椅子是沒有靠背的圓椅,因為我來工廠是工作,不是來享受的。我的辦公室不太大,這么多年都沒有再裝修,只不斷在破舊地方再掃上漆油,最重要的是清潔。

低成本自“動”化

彭:企業這么大,身為領導人會面對很多令人擔憂的煩事,請問有甚么會令主席晚上睡不著覺?

梁:真是沒有失眠,只有睡眠不夠,我很安心這企業的發展。

回想三年多前某個晨曦,我在公司辦公室,看著太陽從東方升起來,那時候,印刷業很低沉,電子書剛起步,大海茫茫。嘿嘿,我看到天空上有一群飛鳥,飛到水中去捉魚,當然,我看不到水中魚,但是靈機一動,想到走向未來!若我們商界懂得如何走向未來,一定也可以到水中捉魚。工廠開始實行RFID(無線射頻識別),改造生產流程,配合精益理念,逐步打造未來。精益理念有兩條支柱:一是JIT (Just in Time準時生產),一是自働化。“働”代表會停止。精益兩字最深奧的地方,就是當付諸行動有錯誤時,我們的生產線、生產機器會懂得自動停止。

彭:每一單位在控制室里已知道所有程序?

梁這是最理想的狀態。我想在未來歲月,我可以轉職專業顧問,我不會理論與空談,我會教授實踐與應用,在環保和工業改造范疇上,利用科技化去改造。

彭:那你可以開辟多間子公司發展?

梁:我們正在構思多間子公司,由他們去推行。現在我手上有八十八臺印刷機,去年裁減了六臺,可說是破釜沉舟。雖然少了六臺,但比起之前開足九十多臺機,我們的生產量都還是一樣,現在可說是達到減碳減排的目標。

一直推崇個人理念

彭:我深深威受到,你是公司的靈魂,在一個愈龐大的企業里,內部的問題會愈多,會不會在某種規模、情況下,影響了公司的決策與將來?

梁:你說我是公司的靈魂,我不反對,我完全收受。若公司沒有一個靈魂、一個主腦,是沒法推動整個企業的。這個主腦一定要有個形象在,要讓每個人尊重他的意見。

我一直推崇一個人的理念,太多的理念是沒用的,重要是理念要正確,沿著正確的方向走。我們有培育接班人,心目中已有人選,但暫時不會透露。在這方面,我需要掌握這接班人是否與我有著同一理念,真正把這理念深化,若我能把這策略處理好,日復日練習,十年八載,一定沒有問題。

人才流失 何驚之有

彭:有沒有擔心人才流失,你會怎樣處理?

梁:這是大道來的,何驚之有?舉例說,若2011年會流失10%,2012年會流失13%,但我心中有數,任其怎樣流失,若我的人力資源足夠供應我的業務發展,有足夠準備去應付問題,便不用驚慌。

彭:我看你的廠房很有規模,內里還有很多輔助性設施,有消防局、有醫院,有沒有警察局?你們投資于建設利奧社群的資金是否很大?

梁:我的夢想是要有一個理想社群,這是成就來的。我們的廠內不單有保安,我們還贊助政府公安,公安會負責照顧和保護我廠的員工。所以先不要講錢,事實上也不是花很多錢,我是用心去建設,只要用心做,甚么也可以辦成。

世界定位

彭:利奧在世界上的定位如何?

梁:位置很不錯,不算高,也不算差。

彭:有沒有計劃進軍國際?或是把所有發展留在國內?

梁:那得要看環境、條件、時間和空間,若我掌握到一切,一定去做。

彭:據你所知,在外國有沒有能與利奧匹敵的集團?

梁:有,我很仰慕他們。我們與之相比,相去甚遠,要后來追上仍很有距離。他們的輔助線或價值鏈,其思維整合很好,又配合天時地利。他們的方法,我也想到,但我仍未具備所有條件,不過我不會放棄。在每個范疇環節里,我想取得百分百的成績,目前仍未達標。不過看前景,我工廠實在不錯,因為整體而言,每一范疇,我們的平均分也有80分。

彭:你們的未來發展將會如何?

梁:實體書一定會有,不會完全消失。在印刷上,包裝更是不可或缺。我現在正想象一些比較抽象的“智能”包裝,讓人家可以識別。若想公司永績發展,就必須想通這“智能”兩字。所以未來的趨勢,科技必是大前題,如何將科技放到包裝上應用,怎樣令實體書和電子書同步,做到的人一定成功,這將是一個突破點。

彭:你的理念都包涵許多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但你采用的方法卻是相當西化的,若能將你的理念系統化,變成像中國文化般流傳下來,你的社群將會是一個很理想的國度。

梁:我沒有你說的層次那么高,我們有自家印制的《利奧文集》、《利奧文化》、《利奧風采報》、《利奧快訊》及《梁主席管理哲學檔案》等等,我們利用這種模式,把我過去的經驗集合整理,帶給員工去感受。

彭:我剛才說梁主席是公司的靈魂所在,這靈魂若是傳不下去,企業便會出現危機,反之,若這理念文化能長存下去,甚至更上層樓,任何人接手,這企業都不用擔心了。不過現時很多企業都只注重賺快錢,例如有些公司一旦上市集資后,便撒手不管了,這就是完全不同的理念。

梁所以我們這么多年都有說要上市,但只說沒行動,因為我不感覺有此需要。若我的企業要上市,是有條件的,我要令所有有關的人都得到益處。另外,很多人問我何時退休?答案很簡單,當所有利奧人都笑的一天,便是我退休之日,不過,到現在我還未做到。

開心清洗煩憂

彭:您不感到疲累?

梁:累的,我一周工作七天,不過我有很多開心的地方,開心過后,又再埋首工作。例如上周五,江西省局長來我廠參觀,我帶著他到廠內各處觀看,學生和工人看見我便大聲叫我阿爺阿爺,阿爺之聲不絕于耳,真的很開心。有時候工作煩悶,我會在下午二時半左右,到廠內學校探訪,看著一只只肥豬仔(幼兒園學生、員工的子女)剛睡醒,很趣致,他們看見我便會打招呼說哈啰,我的郁悶又會全消,很開心。再開心的是見到那些八十后、九十后學生,他們初來上課時,皮黃骨瘦、不懂禮貌,現在每個人都容光煥發,健壯活躍,我很安慰、更開心。雖然我沒有大學學位,但我期望創造千千萬萬個學子大學畢業,戴四方帽,我會引以為傲、引以為榮。

利奧紙品集團背景

利奧紙品集團創辦于1982年,總部設于香港,生產基地在鶴山。經過近30年的努力,利奧已經由一間只有8名員工的傳統印刷公司,迅速發展至今時今日規模龐大的環球印刷通訊集團,員工超過20,000人,以“綠色和諧”為環保理念,致力成為“零廢料工廠”。多年來,利奧獲得多項環保認證和獎項,印證了利奧在環境管理方面的努力。利奧不僅致力于環保,亦積極參與社會服務,回肴社會;利奧亦重視每個利奧人,關注他們的需要,并恪守誠實、公平和道德準則,確保利奧人都可貢獻社群,促進社會的和諧及可持續發展。

利奧管理理念

“以人為本、以策為主、以質為根、以果為宗”

利奧座右銘

利奧精神、積極創新、為客創值、商機倍增

持續學習、穩健成長、捍衛產權、安全至上

精益制造、質量自治、卓越管理、標桿之獅

致力環保、燃亮社群、竭誠盡責、恪守本份

總結 ?彭泓基

數月前的某一天,楊偉文與葉偉慈兩位主席光臨寒舍,談及《與CEO對話》特輯的構思,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公德,我不假思索,欣然答允。我也曾是出版界的一份子,深感業界所處的困境,尤其是在競爭日趨激烈的市場上,胼手砥足,辛苦經營的中小企,在極度缺乏資金與人才下,無論是老板或員工,面對如許艱巨的挑戰,其苦況實不足為外人道。

蕓蕓印制業界,臥虎藏龍,三人行必有我師焉。若能從成功的業內菁英身上取經,得一錦囊妙計,少走彎路,也許能抵得上百萬助金。憑著這樣的信念,第一輯的《與CEO對話》終于完成了,希望業界的朋友,能從中得到一點寶貴的啟示。若真能如此,則可謂公德無量。

像梁鎮華主席一樣,許多業界的朋友,都是“紅褲子”出身的,尤其是在廿世紀中葉,五六七十年代,經濟低迷、百廢待興的香港,大家都在掙扎求存,赤手空拳打天下,那有現在的“高深教育“和日新月異的科技?正是因為在如此的困境中,不斷學習、成長、審時、度勢、冒險、闖關,煉就了一身的本領。業界翹楚之一的利奧集團,正是其中的表表者。今天聽梁主席娓娓道來,如數家珍,但其中在披荊斬棘奮斗中的艱辛、苦況,若非親歷,無法體悟。

市場的經營環境我們無法控制,必須要去適應、配合、善用。而內在的元素,我們是可以努力改善的,關鍵在于“管理”。現代人迷信學位,也造就了不少“高分低能”的新一代。“管理”不單是只研究如何支配有限資源,去完成任務,致力于事業與成功。更重要的,是如何管理好自己的人生,活得有意義。一個企業業的核心競爭力,往往來自于企業家或管理者的人格魅力、他的人生目標、經營理念、道德和價值觀,直接反映到企業的文化與管治的績效。管理并非只是學院里的一門學科,而是一門極高深的學問和藝術!

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往往無法見著或觸摸,只能用心靈去意會和感受。更重要的是志心篤行地去修行。管理者日理萬機,最需要的是如何在適當的時刻作出最佳的決策,這就是“智慧”。金錢和名位,并不等于快樂;學位并不等于學問;知識并非等同智能。“智”是“決斷”,“慧”是“揀擇”。明白一切事相,叫做“智”;了解一切事理叫做“慧”。

英明的管理者,面對一切挑戰,必須要知其相而明其理,參透世間事物、變化規律、未來趨勢與機遇,然后根據自己的實力和處境,知所取舍,果斷毅行,方有所獲。若廿世紀是西方文化獨霸的年代,則廿一世紀將是中國崛起的年頭,也是中西文化相互學習、取長補短、兼合融和的年代。要適應這嶄新的挑戰,管理者必須以德操、學問為重。自由開放,講明義理,求學問道,“探性理之要,詢治道之源”,重視自學能力,終身學習、培養獨立精神,不畏艱辛,果敢行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期盼業界同仁,皆能盡性,大展鴻圖,建千秋大業。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性感沙滩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