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人物 > 怕吃虧的人做不了大事

怕吃虧的人做不了大事

《印藝》2012年第4期 更新日期:2012-05-07

安量實業有限公司成立于1990年,是一家以生產彩盒、賀卡、彩咭、說明書等紙類制品為主的大型港資印刷廠。其公司總部設在香港,于內地擁有20,000平方米的廠房、世界一流的印刷設備及加工設備和1,500多名員工。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安量本著“顧客至上、高效優質、群策群力、不斷改進”的經營理念;并在2002年6月通過ISO9001:2000國際質量標準認證,2005年4月通過ISO14001:1996環境管理體系及OHSAS18001職業健康安全體系的認證,及后更取獲迪斯尼、FSC、PEFC、GMI、G7等認證。

安量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友生于印刷業界已有多年經驗,他工作的態度一直都是“先付出,后才問收獲”,就是因為他不怕吃虧,于打工時深得老板的喜愛。及后他當上老板,客人找他商量他也不會太計較,能答應都答應,所以多年來深得客戶支持。

以廠為家,投入工作

吳:我念書不多,于深水埗崇真小學畢業后替父親打理生意,家里有六兄弟姐妹,我排第五。哥哥對家里經營的辦館興趣不大,爸爸又覺得我比較勤力,加上我在家的時間比較多,就選了我打理生意。我上過夜校,不過因為白天工作實在太忙,后來也沒上了。辦館由7點多營業,11點打佯,沒有假期。我問過自己這是否我真正想做的,結果并不是。

80年我18歲,到加拿大探望同學,原本打算在當地念書,后來因為證件的小問題就放棄了,回來繼續幫忙打理生意。辦館以賣米、煙、洋酒、水果為主,開店時間長,沒有休閑時間。84年左右我跟父親說希望到外面闖闖,這時姐夫與朋友合資開了一家膠袋廠,我就到那里當學徒。盡管工時只是8小時,我卻不分早晚,以廠為家,大概是由于以前長時間工作的原因,做得比較投入。老板也有問過我為甚么不回家,我這樣答:“我沒地方好去。”我姐夫不太喜歡管理廠務,其它老板倒也很賞識我,一年多就提升我為副廠長。當學徒時,薪金為800元,升職后調整至6,000元。

后來我姐夫退股,并在粉嶺開設玩具廠,我也隨他過去,工資少了一半。幾個月后太太有了孩子,她在銀行的工作收入不多,我不能不想辦法增加收入,于是我決心一闖。由于學歷不高,只能當侍應、苦力、司機之類,我不怕辛苦。這段期間我上了寶貴一課,明白一個道理:付出的努力必有成果。我是個不太注重得失的人,只管付出,亦相信老板一定看得到我的努力。在工廠的經驗令我知道,只要我勤力、能幫老板賺錢,自然會有回報。此外,我與同事共同合作,相處融洽,亦建立了一些管理理念。無論發生甚么事,大家都要有充分的溝通,才能使運作暢順。在膠袋廠時,我和同事都是年輕人,大家為著“要起貨”這個目標努力,不會計較,就算是星期日也會輪流回來上班。由于我是紅褲子出身的,故明白基層同事的想法,盡力令他們能夠團結起來。

機緣巧合 投身印刷

區:你是如何踏進印刷這個行業的?

吳:90年左右我姐夫開了家貿易公司,那時接了某大超市的海報和宣傳單張的訂單,要外發到印刷廠印,但他們往往不能準時交貨。我姐夫于是決定跟我合作開廠,收購了一家印刷廠,附有一臺雙色印刷機。開廠時有5個人,我太太當會計,我負責廠務,甚么都要管,另外還有一個印刷師傅、一個學徒,再加一個版房工人。我姐夫發單給我們,營業額大約2、30萬,也不算少。93年我接觸到一些包裝的行家,將加工部分外發給他們,追貨不容易,覺得自己要開設一家后加工廠,經朋友介紹下在長安設廠。

96年,姐夫認為不宜再做印刷,建議賣掉香港的印刷機,專注于后加工。我是在工廠出身的,覺得沒有實業不安心。姐夫希望離開香港轉戰內地,我的想法卻不是如此,他將他的股份賣給我后移民到加拿大。我用兩年時間還錢給他,與太太二人成立了現在的公司,那時有一臺雙色機、一臺四色機,96年考慮過后,我們搬到國內。那時要求不高的單我們都可以做到,但我們認為這不是正確的發展方向,于是賣掉了那部雙色機,以所得資金買了一臺海德堡四色機,然后找香港師傅來管理,分日夜兩班運作。

雖然97將至,我們的生意仍勰升得很快,客人來參觀時也很認同海德堡的質量,彩盒的訂單也越來越多。2000年我們再購置一部海德堡五色機,三年左右又買新機——其實我們大約每隔三年便買一臺機。我來自基層,跟生產部的員工溝通良好,那時的員工很聽話,做事拼搏,每每到晚上9、10時才下班。

人才對公司很重要

馬:發展期間有沒有遇過甚么重大困難?

吳:這么多年來風浪總是有的。有次一名生產經理離職,我們一時之間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令客戶不大滿意,損失不少。從此我知道生產部對公司利益至為關鍵,有甚么問題都會大傷公司元氣,人才的確對公司很重要。后來我們聘任技術顧問,才慢慢提高了技術水平。那一年我們失去了三分一的生意,不過很快回復過來,還有增長。我看到有些行家人事不和,以致諸事不順,所以做決策時要很小心,尤其是大公司,不然回不了頭。

馬:你們的管理層架構是怎樣的?

吳:我著重高層管理層的和諧和團結,因為他們之間若有不和,下層無法合作。如果我身在國內會跟他們吃早、晚餐。我不是常常都在國內的,但每到國內都一定會召集他們。用餐時氣氛比較輕松,甚么話都能說,也可以? 簡單地交代公務。我常常跟他們說,除了準時交貨,亦要注重質量。事實上,我們的經營理念,就是交貨要準時、質量要保證、價格要合理、服務要做好,如果能把這四點做好,不愁沒有訂單;相反,若有任何一點做得不好,客戶都不會下單。有時為了趕貨期,員工甚至要通宵工作。

投資機器,推行自動化

區:是因為大陸人力成本上漲才投資機器?訂單仍以出口為多?

吳:其實早幾年已經看到這個趨勢,那部意大利機器也是幾年前已經買下的。訂單以出口為主,全內銷的比較少。

馬:隨著你推行自動化,人手是否一直在減少。

吳:我們現在還有1500多名員工,無法再減,香港的十幾名員工則負責采購、研發、跟進工作等。

馬:你的人手很多元化。請說說技術顧問負責甚么工作、會不會跟生產人員有分歧?

吳:我相信這位技術顧問的知識比任何一位員工都要豐富。他對機器和產品都很熟悉,經驗充足,大大提高了我們? 的生產效益。他不是全職的,工作時間不定,我們每個人都很尊重他,他跟同事亦無矛盾。他的意見在技術層面上提供了很好的指引,不管是印刷和后加工的同事都很佩服他。

將心比己,了解基層需要

馬:印刷師傅不易駕馭,你又不是印刷出身的,怎樣和他們溝通?

吳:將心比己吧!也許是我比較了解基層的需要。我覺得平衡很重要,有些人不太接受嚴厲的方式。我的最終目的是和諧,這是很重要的,大家若是鬧意見、有疑心,運作不會暢順。所以,就算員工犯錯,我們也不會以很激烈的方式責怪他們,而是告訴他們錯在哪里,誘導他們返回正確的方向,做得好的員工也會得到獎賞,增加他們對公司的歸屬威。人如果在努力之后得不到回報,誰還會有心繼續做下去?

區:你們的管理層還是以香港人為主嗎?

吳:是的。現在我們的總經理、財務總監、業務經理、技術顧問、兩位總印刷師傅都是香港人。財務總監大部分時間留在國內,監控成本。業務經理管理銷售隊伍——隊伍分內、外,外部的業務員負責尋找客源,內部的負責跟單。業務經理會留意訂單的情況是否正常(例如訂單能否賺錢)、調停客戶與員工之間的紛爭、批核傭金等等。任用香港人成本較高,但我們不接低價的單,能夠抵銷支出,去年業務也有一成多的增長。

我們以賀卡生意為主,合作多年比較穩定,也有部分生意來自印彩盒。我們已經不止生產印刷紙制品,也有其它自動化機器完成整個包裝過程,例如我們從意大利購入一部可以造天地蓋盒的機器。我們也愿意購買速度快的機器,例如裱坑機以前行3000轉的,現在行6、7000轉,雖然價格貴,但節省了人手的成本。絲印機以前的速度是600多轉,現在加快至2000多轉;閃粉機也是自動的。我們的團隊會看看如何能夠增加效率。

團隊和諧

區:如何令員工齊心?

吳:就像剛才說的,將心比己,了解員工的需要,高層也要抱著相同的信念。以前有員工做了一些有負于公司的事,我也只會說一句,“不要緊的,過去的就算了”,以后怎樣才最重要。我們身在同一個“平臺”,這平臺若有任何裂痕,早會崩坍的,崩坍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馬:你強調團隊和諧,然而不少人希望比別人出色,互相猜疑,你是怎樣平衡的?

吳:我很欣賞我們的技術顧問,他和總經理都是念機械出身的,后者是個文質彬彬的人,負責與質量、客戶溝通相關的事務,處理的文件比較多,兩者各有崗位。其它員工亦然,財務的管財務、生產的管生產、業務的管業務,權責清晰、各司其職,沒有甚么可競爭的。工作過后,大家一起喝喝紅酒、打打麻雀,輕松輕松,我認為是可以的。只要將高層這個“小圈子”安排妥當,自然能帶動下面的“大圈子”。

內部管理好,容易爭取新客戶

葉:請分享如何招攬生意?

吳:堅持剛才提及的四個理念,自然能夠留得住客人并帶動新的生意。有時我們會于展覽中推廣生意,國內的業務員也會開拓客源,也有客人下的訂單是越來越大的。此外,我們取得多種類型的認證,諸如ISO9001、ISO14001、OHSAS18001、迪斯尼、ICTI、GMI、G7、FSC、PEFC等等,我們都有。我們內部管理得好,容易爭取新客戶,客人來到廠房參觀時,看到我們經營的環境、設施、7S的流程,加上合作牌子的產品,很多時都會放心下訂單。此外,有些客人會將有疑難的產品帶過來,顧問可以幫他們解決,別人做不得到我們做得到。我不敢說能夠百分百解決所有技術問題,但大部分都可以。

馬:管理層中如果有太多“自己人”,會不會影響運作?

吳:其實我們并沒有太多你說的“自己人”。我太太擔當香港這邊的會計,不涉國內事務,有甚么疑難就找我或國內的同事解決。同事互相信任,沒有私心,知道要做甚么就盡力去做,就算有些訂單今天才下,明天交貨,我們也可以應付得來。偶爾交不到貨,多是因為一些非直接控制的因素,如訂了的紙不能準時送到等等。我們團隊的優勢,在于一旦發生了甚么變故,都會齊心解決。

追求新技術,不進則退

馬:取名安量是否有特別意思?

吳:改名時沒有甚么特別的理念。我們的英文名字是“Safe Power”,Safe即安全、Power即力量,意思就是安全的力量,所以改名“安量”。

馬:你很在意周邊的營商環境變化,有沒有甚么傳承計劃?

吳:我們很留意新事物,印刷業都在追求新技術,不進則退。除了數碼以外,我們也留意到一種名“Print Press”的機器,類似印刷機,又是Indigo的,以前行52,現在行四開。我相信不久將來,一部分的柯式印刷機會被新式的設備取代,盡管我不肯定是不是數碼。我們喜歡引進新技術,包括軟件、硬件,例如我們會考慮采用節省墨量的軟件。歐洲同類型的印刷廠不會聘用那么多員工,而我們卻要用上千多人。現在越來越難聘請員工,技術則越來越先進,若單純以機器自動生產,那在歐洲就可以,我們的優勢則是機器加上人力。然而,能以全機器制造的訂單,到發展全球自動化生產時,要全面內銷才有出路。

區:我認為包裝盒的發展方向不在坑紙,而在小型彩盒,因其比較難被數碼取代,書版則會被替代。

吳:其實我們與各同業之間都有交流,有時會舉辦一些分享會,大家說說行情,希望找到價格更低、質素更好的供貨商。此外,我寧愿多付一點錢也要買更好的物料,不介意少賺一點造出質量更好的貨品。質量好,客戶才會回頭,或多付一點。材料好,生產過程亦會完善暢順。

走在前頭,不能落后

葉:這么多年來,業務成功的轉折點在甚么地方?

吳:回國內發展是其中一個轉折點,尤其是97年我們賣出二手的Roland機去買一臺新的海德堡。那時我對自己的印制品產品充滿信心,以前就有過因為覺得自己達不到客戶要求的水平而退單的經驗。這臺新機為我們帶來幾倍的生意。2003年時,我們接觸到賀卡的生意,但客戶不滿意我們。2004年我請了一些有造賀卡經驗的員工,這方面的生意開始大,至今尚算穩定。別人覺得越來越少人買賀卡,但同時也越來越少廠做這方面的生意,大概是由于造賀卡需要較復雜的技術。2004年時,我們的工場由8,000平方米增加至20,000,也購入了一臺高寶原張機,將外面的廠房搬進來,全新布置廠房,決心向全張印制市場進發。當時業界有原張機的不多,我看好這個印刷市場。在印刷這個行業若要做好,一定要走在前頭,不能落后。

現在我們擁有八臺印刷機包括一臺五色加水油原張機、四開六色、四色及五色海德堡、六色及五色UV高寶等等,這些機器加起來可以靈活應付不同類型的訂單。

馬:安量有其它發展大計嗎?

吳:現時營商環境,單靠印刷已經很難賺錢,我現在也在申請玩具牌照,除應付一些相關的包裝配套訂單外,也希望為了解此一行業。

馬:有甚么人生哲學寄語后輩?

吳:先付出,后才問收獲,不要問了收獲后才付出。客人找我商量我也不會太計較,能答應都答應,人情多給沒關系的,怕吃虧的人做不了大事。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性感沙滩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