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印藝科技 > 印刷教育 > 臺灣、中國與美國出版碩士課程比較研究

臺灣、中國與美國出版碩士課程比較研究

中華印刷科技學會2013年報 作者:何慧儀、陳靖雯 更新日期:2014-06-18

摘要

出版產業隨著科技進步,數位科技與電子書的出現讓出版已不僅是傳統紙本印刷與編輯,除了有新的制作與出版方法,商業流通與銷售模式也更加多元,尤其關于數位版權的認定與交易,都使從業人員與教師學生需要學習新的知識技能。學術方面,學校須隨時注意全球市場與環境,配合最新資訊調整教育發展與策略方向,更新課程設計與內容,使教師與學生都能配合社會環境變化成長,讓學術與產業無縫接軌,帶動國家進步。本研究以臺灣、中國與美國地區為范圍,選取11 所出版相關研究所,采用比較教育法對出版碩士課程進行相關分析,以瞭解中美臺地區出版碩士課程規劃、設置與異同,探討臺灣出版教育議題。本研究發現中美臺地區對于出版教育,在課程設置上其實差異不大,基礎知識能力都有兼顧,差異會因每個學校發展策略以及教育資源不同而有所改變,其中針對出版的課程大約開設10 堂,依本研究設計分類,世新大學平均開設2 堂,師范大學針對商業與技術開設5 堂;中國吉林與南京大學平均每個領域開設4 堂左右,并且針對各種出版品開設相對的編輯課程;美國佩斯與紐約大學除法律與科技外,皆開設5 堂以上,臺灣的出版課程在碩士授予以課程專精上仍有所困難。

關鍵詞:出版教育、出版碩士課程、課程設計、比較教育

壹、緒論

一、研究背景與動機

若有一名學生想針對出版領域進行求學、甚至未來作為職業考量,在臺灣他可以選擇以下三個求學階段:從高職的圖文傳播科著手進行,經歷大學圖文傳播系所與研究所,取得理學或其他碩士學位。

臺灣的出版教育研究多以高職和大學生為主要對象,探討出版碩士課程的文獻也須因應時間變化有所更新,高職和大學的出版教育也以實務基礎能力居多,出版或圖文傳播教育最高學府的碩士學位能提供學生哪些更專業的課程,對培育專門出版人才資源是否足夠。因此本研究選定出版碩士課程,并探討臺灣與中國、美國的出版碩士相比有何差異?臺灣的圖文傳播又與出版專業有何不同?

因應社會與科技發展,出版產業近年來已由傳統的印刷、編輯領域轉變為數位時代,隨選印刷、數位出版甚至于電子書、電子出版形態的出現,讓市場邁入新的潮流。最先受到沖擊的業者勢必需要馬上學習與因應市場動向,進行在職教育并改變工作內容。當商業市場與環境都已經改變,為了使產學能夠合作,學生求學后能有效投入職場,學校教育必須進行調整,更新課程內容與教學,幫助學生求取知識與技能。

教育改革與演變的同時不能故步自封、埋頭苦干,也需要吸取其他國家的教育經驗,比較環境、市場與民族性等差異,配合全球環境發展,尋求對我國有益之成功經驗與體制。

出版可以成為專門獨立學門,也包含新聞、傳播或資訊領域,出版除了采訪編輯內容外,也包含攝影、印務與通路、行銷等多種范疇,因此提及出版,萬榮水(2005) 提出六大面向,包含印刷、傳播、新聞、文化、出版事業、行銷管理等,由此可知,出版范圍相當廣泛。由于出版涵蓋領域多元,各院校學科分類皆不盡相同,甚至將出版與印刷分為不同領域不同類別科目,若廣義涵括大眾傳播或行銷管理范疇反而更模糊出版之定義。因此本研究將重心放在出版專門領域,欲了解各國對出版研究所課程有何規劃與異同,是否能做為本國借鏡與參考,以提供學界關于課程規劃上的建議。

二、研究問題與目的

本研究欲將臺灣圖文傳播課程中的出版專門領域與其他國家的出版課程進行比較探討,了解臺灣在出版人才培養中,是否可以對求學者提出更多幫助。基于此背景與動機提出以下研究目的:

( 一) 了解臺灣出版碩士教育發展

( 二) 了解臺灣、中國與美國出版碩士課程規劃異同

根據上述研究目的,提出以下研究問題:

( 一) 臺灣出版碩士教育現況為何?

( 二) 臺灣、中國與美國出版碩士課程規劃為何?異同為何?

三、研究流程

本研究采用比較教育研究法概念,調查臺灣、中國與美國出版碩士課程并進行比較,其流程設計如圖1 所示:

wps_clip_image-23439

收集出版教育相關文獻以確定研究主題,尋找問題、擬定目的,決定研究對象與研究方法后,進行資料樣本收集,其詳細取樣說明于研究設計章節。最后分析取得資料并撰寫結論與后續建議,以提供研究成果。

貳、文獻探討

一、教育制度

本研究對象鎖定臺灣、中國與美國,并以碩士高等教育為范疇,因此探討三國之碩士教育體系與制度,以及碩士教育現況,分述如下:

( 一) 臺灣

碩士班的入學資格為取得學士學位或同等學歷,公開招生錄取者,修業年限1~4 年,應修學分數與獲得學位所需考核規定依各大學擬定,臺灣各研究所資料依教育部統計數據整理如下:

( 二) 中國

1981 年,中國實行學位制度,分為學士、碩士和博士,碩士研究生學制為2~3 年,入學年齡不得超過40 歲。根據2011 年中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指出,中國各類高等教育總規模達到3,167 萬人,包含大學與其他高等體系,全國培養研究生單位則有755 個,包含高等學校481 個,科學研究機構274 個。招收研究生有5,602 萬人,比2010 年增長4.09%,其中博士生有656 萬人,碩士生有4,946 萬人,在學研究生16,458 萬人,比2010 年增長12.09%,其中在學的碩士生有13,746 萬人,畢業碩士生有3,797 萬人。

( 三) 美國

高等教育設立研究所,授予碩士、博士與其他專門學位,例如MA、MS、Ph.D、MBA等學位。碩士課程需要至少一年的上課聽講或個別研究,依各校規定完成測驗、撰寫論文、報告或修滿學分可取得碩士學位。

細分美國碩士學位名稱,MS(Master ofScience) 為理學碩士,MA(Master of Arts) 為文學碩士、MFA 為藝術碩士、MEng 為工程碩士。學術性的MS 與MA 碩士需要完成兩年課程與研究,修得30 至60 學分,通過論文與口試獲取學位,并可攻讀博士課程;職業性的碩士乃針對特定行業或專業,而非著重于繼續升學,如最常見的MBA(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工商管理碩士學位,Med(Master of Education) 教育碩士,MSW(Master of Social Work) 社會工作碩士,MFA美術碩士等,須修得36 至48 學分,無論文要求。

根據美國教育部統計資料顯示,2010 至2011年美國研究所有1,729 所,其中公立有978 所,私立有751 所。統計至2009 至2010 年碩士生總人數為693,025 人,男性人數為275,197 人,女性人數為417,828 人,女性占了總人數六成左右。取得出版領域碩士有145 位,男性有18 位,女性有127 位。

二、圖文傳播與出版

欲了解臺灣出版教育課程,需先探討臺灣的圖文傳播學科概況,出版雖有狹義的定義,其涵蓋學科范圍卻不僅僅只有一項,步驟可分為印前制作、印刷出版、銷售流通,出版行業除了編輯制作、采訪撰稿工作外,還包含印刷業務、行銷企劃、經營管理、物流平臺、電子商務、網路部門、法律產權等相關業務,出版業更因為社會環境與科技改變,還需因應電子書的出現與潮流,雖減少了倉儲流通等成本,但卻增加在制作與版權的成本中。新興的電子書市場讓業者與學界都需要學習發展新的技術與專長,工作與教學環境皆已改變,學生所需求取的專業能力也更加多元。

下列文獻將先探討出版之定義與領域,說明臺灣的圖文傳播包含范圍,并從中挑選出版專業做為本研究探討主題,簡述臺灣從高職到碩士的圖傳教育變化。

圖文傳播在銷售流通之前的流程包含印前、印刷與印后制程,印前制程包含設計、文字與美術編輯、攝影、排版與制版,也就是出版流程;印刷制程包含拼版、印刷;印后制程包含裝訂與加工,屬于印刷范疇。

但新興的電子書產業僅需出版流程,無需印刷,需要的是多元載體的相關知識與技術,以及流通過程所產生的銷售、產權保護專業能力。圖文傳播內容多元,可從事的產業領域也廣泛,但是針對出版,從出版的制作到印刷完成,以及后續的傳播行銷、經營管理等。

臺灣缺乏以出版專業為出發點的全觀教育系統,圖文傳播專業繁雜,出版涵蓋學科多元造成專業分散,文字編輯專業多屬于新聞科系、美術編輯分屬于設計系、出版經營屬于企業管理系、印刷業務包含于圖文傳播,而相關課程逐漸減少,在圖文傳播教育中,針對出版專業的教育是否足夠將是本研究欲探討的主題。

( 一) 圖文傳播發展與教育

圖文傳播科原為工業技職類的印刷科,后改制為圖文傳播科,課程內容也有所變動,從原有的印刷科目增加更多元、跨科目的學科,圖文內容包含文字、圖片與影音,透過各種載體與平臺傳遞,以印刷、網路或其他媒體進行傳播(陳皇利,2008)。圖文傳播是指將圖片、文字、影音內容整合制作,大量復制于各種載體,藉由各種活動銷售或傳播給閱聽者的活動( 賀秋白,2007)。凡舉文字、影像、語音等產業皆屬于圖文傳播產業,包含視覺藝術、電影、廣播電視、出版、廣告、設計和數位休閑產業,而圖文傳播為文化創意產業的核心。

因應社會與科技變化,印刷產業逐漸多元,自2000 年起高職與大學紛紛由印刷相關更名為圖文傳播相關,拓展就業與學習領域。2000 年的印刷科注重學生實作、培養專業技術、以工業層面為主;2005 年,圖文傳播科培養印前操作與初級技術人員,能設計、整合印前作業、執行并輸出。因此課程安排上,設計領域增加、印刷實務減少、增加多媒體傳播( 陳皇利,2008)。

根據賀秋白(2007) 研究指出,2006 年臺藝大碩士以培育高階管理與專門研究人才為主;世新大學培育圖文傳播數位應用科技之產業人才;師范大學培養印刷出版與影像傳播人才。

( 二) 圖文傳播與出版相關研究

臺灣有許多針對圖文傳播與出版進行探討的研究論文與期刊,圖文傳播相關論文大多以高職體系教師與學生之專業能力評估分析為主,也有部份針對大學生與從業人員之職能分析,以下整理各研究結果,簡述臺灣圖文傳播相關高職學生、高職教師、大學生之專業能力比較。

圖文傳播人才可從事行業領域包含數位出版、數位游戲、電腦動畫、數位影音、行動應用、視覺藝術、電影電視、廣告設計、數位休閑娛樂等,也有從事公職的選擇。

wps_clip_image-7927

( 三) 出版流程與核心能力

整理上述文獻,臺灣的圖文傳播教育可分為設計、印前作業、印刷實務、多媒體傳播領域。而出版領域需要各式各樣的人才,包含編輯出版與文化專業人才、行銷流通與管理人才等,由于出版領域牽涉到跨學科教育,因此與出版相關的學科有新聞與傳播、文化產業、行銷流通、商務與管理等,然而要培育全能的出版專業人才,需要學校科系合作統整,或是開設專門訓練課程,規劃完整出版教育,使學生能得到綜觀的知能以提高就職能力,并且有能力從事高階管理職務。

出版產業對人才的需求以由編輯中心轉為知識管理中心,除了出版型態的改變外,新的電子科技與產品也造就人才能力的變化,教育上應垂直專業培育、水平跨學科整合與清楚明確定位專業能力,在教育課程設計上,可多配合產業實際需求。依照經營決策、管理、技術等人才進行短中長期培訓,而出版高等教育多以培育高階管理人才或專門研究人員,其教育應多元、專精與國際化,并能整合來自不同領域之基礎,以及整合文化內容與商學管理科別。

根據賀秋白(2010) 針對具備圖文傳播能力者從業方向的研究指出,與圖文傳播有關行業有數位內容相關、文化創意產業、印刷業、出版業、攝影與其他產業;其中,出版業又可分為圖書出版、新聞出版、通訊稿業、有聲出版、雜志出版、數位出版、軟體出版、其他出版業( 行政院主計處,2006)。其研究發現與結論說明,擁有圖文傳播能力者在專家意見下,最適合從事圖書、新聞、雜志、數位出版、印前設計、印前制版、數位印刷種類( 賀秋白,2010)。由此可知,臺灣的圖文傳播相關教育,可與國外出版教育進行比較。并根據出版所需的流程,如表4 所示,可發現出版產業所需要的人力資源。

wps_clip_image-5530

參、研究設計

本節說明研究采用方法理論與研究對象范圍限制,比較研究法跟比較教育法都采用比較概念,只是比較教育法因素較多元,并針對各樣本的教育政策、體制與策略與其他因素探討。研究對象樣本數量龐大,本研究選擇能取得所需資料者為研究限制,說明如下:

一、研究方法

比較教育法(Comparative Education),旨在研究國外成功經驗,以改善本國教育情形。主要研究對象應該比較當代不同國家或地區的教育理論與實踐,以比較法為研究方法,尋找規律與異同,探究影響因素與相互影響關系,以幫助改善未來教育發展。

比較教育富有多元與時效性,可以跨國家、跨地區或跨民族性,探究不同群體;時間上雖不能忽視過去歷史,研究上仍是以現存體制與背景進行討論,以解決現實問題。

比較教育的優點與目的在于透過國外教育經驗可以吸取經驗、認識各種體制以提供本國教育改革與參考;在不同影響中尋求共同條件,即為無差異性的規律,或是了解其他國家環境背景等因素,探索合作方法與機會,展開國際交流。比較教育的研究方法眾說紛紜,貝瑞岱(George Z.F. Bereday,1920~1983) 提出比較四步法,分別為區域研究( 描述、解釋)、比較研究( 并列、比較);先收集文獻與考察資料,運用各種角度對某國情況進行分析以找出因素與影響,再對各資料內容做整理以便于比較,最后對各物件進行同時研究,提出驗證。

詳細來說,貝瑞岱認為描述為一般資料搜尋編目,包含各層級資料與學校訪視,并進行組織整理,才能進行解釋;并列階段是將各研究對象進行有系統的整理,制作圖表或描述尋找可共同比較之標準,最重要的是比較階段,針對問題進行全面性或各種比較方法。

霍穆斯(Brian Holmes) 也提出先選擇、分析問題,尋找合適的解決辦法并對應合適的國家或環境,詳盡嚴謹的驗證因素,最后根據各國意識形態如政治、宗教;體制如政府、法律;自然如環境、人口;精神如民族性等方面進行探討分析,而找出對本國最佳的解決方法。

本研究使用之研究方法主要為比較概念,容易將比較研究與比較教育研究法混合,比較研究法是將相同事物不同性質或種類進行異同評比,如潘文年(2007) 于“大陸、臺灣和美國八所大學出版學碩士研究生教育課程設置比較分析”研究中,使用比較研究法進行課程比較。比較教育研究法著重與教育與影響教育之相關因素間的關系探討,乃是將比較研究應用于教育層面,如吳瑞淑(2002) 撰寫“高等出版教育之跨區域比較研究─以碩士學程為例”研究中,使用比較教育研究法,除了課程等基本資料外,還有研究環境、政治等相關因素討論。

二、研究對象、范圍與限制

( 一) 范圍與限制

本研究使用定義與研究目的為出版領域碩士課程,樣本雖不設限院系所種類,應至少包含出版課程。研究范圍定為高等教育之碩士課程,為一般正規日間課程,不包含夜間部、社區教育與線上遠距學習。

亞洲地區如日本、韓國因語言及學制不同不列入范圍。資料時間以各高等學校或教育部等相關機構所公布最新訊息為主,囿于研究資源限制,資料來源以網際網路所能取得資料為限,未公布、公開或資料不符者皆予以刪除。

( 二) 臺灣地區樣本

臺灣地區與出版相關研究所有四所,包含世新大學、南華大學、國立臺灣師范大學( 以下簡稱師范大學) 與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 以下簡稱臺藝大),然而南華大學出版與文化事業管理研究所因改制而無法取得相關課程予以剔除。因此臺灣地區樣本為世新大學圖文傳播暨數位出版學系碩士課程、臺藝大圖文傳播藝術學系碩士課程與師范大學圖文傳播學系碩士課程。

( 三) 中國地區樣本

中國出版課程為編號0553 出版類別,屬一級學科。依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中國教育在線(http://souky.eol.cn) 與中國研究生招生信息網(http://yz.chsi.com.cn) 等招生系統以出版專業進行搜尋比對,搜得出版碩士院校共26 所,包含新聞與傳播碩士、出版碩士兩種。另外,2010 年取得出版碩士專業學位之14 所高等學校,包含北京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中國傳媒大學( 以下簡稱傳媒大學)、復旦大學、南開大學、四川大學、河南大學、河北大學、安徽大學、湖南師范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北京印刷學院、吉林師范大學,足以作為中國出版專業代表性學校。經交叉比對并閱覽課程設計后,剔除未公布課表、課程不符與無法取得者,共取得6所碩士課程,如表1所示:

wps_clip_image-14289

( 四) 美國地區樣本

以美國教育部搜尋出版領域,所得包含愛默森學院(Emerson College)、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Washington University)、佩斯大學(Pace University-New York)、羅切斯特技術學院(Rochester Instituteof Technology)、休斯頓大學(University of Houston-Victoria) 等五所大學,刪除未包含出版課程、無法取得課程內容與未符合一般日制課程等項目后,決定樣本為紐約大學與佩斯大學。

綜合以上資料,臺中美三地區共取得11 所學校樣本。所收集課程樣本為2011 年之版本。

肆、結果與分析

根據研究對象取得之基本資料與出版碩士課程項目,進行課程規劃比較分析,分為課程設置概要與內容章節,首先對各校課程綜觀比較,了解整體設計,并從多元領域課程中挑選針對出版專業進行教育之課程,以及專業課程比重分析,最后可由這些分析結果得出各校課程設計方針與出版教育之不同。

wps_clip_image-9401

一、各校課程設置概要

世新大學圖文傳播暨數位出版學系隸屬新聞傳播學院,畢業授予理學碩士,研究方向分為圖傳學程與新聞攝影學程,開設7 門必修科目,包含論文科目,以及17 門選修科目,包含設計、攝影、出版、印刷類別;師范大學圖文傳播學系隸屬科技學院,授予工碩士,開設2 門必修、2 門必選科目、48門選修科目,選修課數由教授指定,有6 門大學與碩士合開科目,并有10 門引導研究與8 門論文專業,類別包含出版、印刷、影像與科技;臺藝大圖文傳播藝術學系隸屬傳播學院,授予理學碩士,開設4 門必修科目,22 門選修科目,6 門個別研究,5 門專題研究,以及院選修、跨科系科目、非本科生補修科目,包含傳播、攝影、色彩、出版與印刷類別。

中國傳媒大學傳播研究院授予出版碩士,研究方向分為出版經營管理與現代出版業務,學位課包含公共必修課3 門與專業必修課6 門,非學位課的選修課程有11 門,以及不計學分的補修課2 門,分別為編輯出版概論與實務,整體類別有出版、傳播、新聞、電視廣播等,另有科研訓練課程,并要求至少兩學期的實習;北京大學新聞學與傳播學研究生培養方案中,基本必修課4門,專業必修有六大方向,為國際傳播、新媒體與網路傳播、廣告學、編輯與出版學、媒體經營管理與傳播方向,偏重編輯與出版學專業,并配合導師指導獨立研究,專業課程開設32 門共45學分,專業必修可為其他專業選修,至少三門即可;吉林師范大學出版碩士基礎課2 門,專業必修課6 門,專業選修課18 門,集中于出版基礎與應用領域。

河南大學新聞學研究生培養方案研究方向包含編輯出版理論與實務、圖書出版產業、新聞理論與實務、中國新聞傳播史,開設專業基礎課3門、專業課3 門、專業方向課3 門、專業選修課5 門與補修課2 門,內容著重編輯企劃與管理,補修課也針對編輯或新聞寫作能力;南京大學出版科學研究所中,隸屬信息管理學院,編輯出版學專業研究生培養方案主要研究方向為編輯出版理論、出版業務、出版數位化、國外編輯出版與出版史,專業基礎課程有3 門,專業方向課程有4 門,分別為信息管理與編輯出版學,選修課程有10 門;湖南師范大學傳播學碩士編輯出版專業培養方案課程分為公共必修課4 門、專業基礎課5 門、專業方向課3 門,分別為傳播與文化、廣告與編輯出版學專業方向,專業選修課程8門。

美國紐約大學出版中心出版碩士課程包含核心課程8 門,三大研究專業為媒體內容發展專業6 門學科、市場與行銷專業4 門學科、財務營收專業4 門學科,與專業選修7 門研討課程、1 門指導研究、1 門出版實習;佩斯大學戴森學院的出版碩士課程包含核心課程7門、專業選修19門、商務選修10 門與研討會、實習課程各2 門。

臺灣與中國出版課程除了一般學分課程外,還必須具備外語能力檢定資格,以及實習研修課程,這是因為出版領域需要搭配充足的實務經驗,以利學生掌握更精深的學業知識與能力,未全數針對出版專業的課程也多為設計、影像、印刷與傳播相關;美國出版課程強調出版與設計,并與財務經營管理并重。

二、課程比較

本節將各學校課程依照課程設置設計、課程相關度與專業課程分析三部分進行探討,并對必修課與選修課進行比較。

( 一) 課程設置比較

本研究將學校課程依照基礎理論、管理應用與科技技術分為三大類別,基礎理論類包含歷史研究、理論基礎等課程;管理與應用類包含商學產業、廣告行銷、版權或其他應用課程;科技技術類包含印刷、數位科技與技術項目。論文與研究方法、實習課程為論文研究基礎,不列入必修課程;中國的公共必修課程如政治、社會主義與英語課程屬于國家教育因素,因此不列入專業必修課程。美國學校課程為避免翻譯誤差,使用英文課程名稱記錄。分類課程時,以課程名稱做為判斷基準,多重主題以主題相關度高或優先出現做為依據;學校樣本有出版教育課程或多元領域課程,皆做為相關課程列入討論。佩斯大學的商業選修課程雖未針對出版領域,但商學也可應用于出版專業,故仍列入課程討論。

wps_clip_image-29062

wps_clip_image-26108

wps_clip_image-30646

wps_clip_image-13861

wps_clip_image-7473

wps_clip_image-18808

根據表5,將各校必修課程總開課數與課程類別數量整理成表7 與表8。

11 所大學總開課數為73 堂,必修課程在理論與基礎的授課數量最多,商學類的管理與應用數量也不少,基礎類還包含傳播學領域,管理類偏向出版與媒體經營,科技技術類包含數位出版或印刷科技與其他媒體;依據表7 可看出開課數最多的紐約大學偏重于商學應用課程,河南與湖南大學偏重基礎與理論課程,師范大學著重科技技術研究,臺藝大必修課程著重論文撰寫與研究方法,因此未列入討論,其他大學開課則平均發展。根據表8 看各校綜合比較,紐約大學著重商學與科技基礎,師范大學偏重科技技術研究,其他學校在基礎理論課程上分布相當且平均。

根據表6 將各校選修開課數量與百分比以表9 與表10 呈現,選修總開課數為251 堂,其中基礎課程占了半數,這些基礎課程還包含與出版相關的其他領域課程,因此仍有許多奠定知識與理論的課程;其次為應用課程,包含經營管理與設計應用項目,顯示商學領域與出版領域密不可分,科技技術課程依照各學校專長領域與研究方向不同,可看出師范大學著重于技術研究與應用。師范大學的選修課堂數遠遠超過其他學校,涉及領域以資訊、印刷、科技為大宗,顯示師范大學在科技領域分類較細致。

wps_clip_image-1813

wps_clip_image-4823

綜合表5 至表10 分析結果,開課總數最多的師范大學以選修課程為重心,選修課程數是必修課程的五倍之多,其次為紐約、佩斯、北京與臺藝大,其特色為選修課數量幾乎都是必修課程的三倍以上,顯示各大學扣除論文、研究方法與共同必修的基礎課程外,許多學校另開設多門選修課讓學生自由挑選組合,以便適性學習,為河南大學以必修課居多。在基礎與理論課程設置上,北京、師范與紐約大學占多數,管理應用課程以師范、紐約大學居多,科技技術課程以師范大學為大宗,這是因為師范大學的選修課程數量遠遠超過其他大學,在基礎、管理與科技的課程分配上也相當平均,紐約與佩斯大學偏重基礎與商學應用、湖南與傳媒大學重視基礎學理、尤其以北京大學基礎學理課程開設最多,此外其他大學課程種類分布相當,但科技技術類別課程仍偏少數。

( 二) 出版領域課程比較

本研究表5 與表6 為所有開設課程統計,此節將各校開設課程設置從中篩選,并依出版領域分為與出版直接相關的專業課程和與出版領域相關、能應用于出版專業的相關課程,進行各校針對出版領域的課程開設分析,與出版直接相關的內容有編輯能力、版權與針對出版領域的商學類課程等,傳播、新聞、影像與媒體研究,以及印刷知識與科技課程,皆與出版息息相關,既可結合應用又能成為獨立專業,因此歸屬于相關課程。

wps_clip_image-15859

wps_clip_image-15587

wps_clip_image-15609

wps_clip_image-3320

wps_clip_image-5993

wps_clip_image-1855

wps_clip_image-20208

根據表11 與表12 的出版專業、相關課程統計整理,表13 與表14 呈現各校在出版專業與相關課程設置上的分配與比例。世新、吉林、南京與佩斯大學的必修課全部安排出版專業課程,可以習得與出版直接有關的知識與技能;傳媒、河南、師范與紐約大學對出版與相關應用課程分配平均,多了應用技能,而這些應用能力多偏重傳播與新聞學領域,顯示傳播與新聞對出版職業是有影響的。可自由選擇的選修課程中,吉林、南京針對出版能力做集中授課,世新、佩斯大學與傳媒、湖南、紐約大學出版能力授課比例也占半數以上。

wps_clip_image-9267

wps_clip_image-2459

表15 與表16 綜合各校在出版領域上的開課數量進行整理與比較,排除各校教育方針與培養專業的不同來看,可從表16 中看出吉林大學的課程是專門培育出版產業人才,授課集中,南京、佩斯、世新與紐約大學對出版專業授課也相當重視,可以得知以上學校對培育出版人才是有幫助,而欲從事出版產業學生可于上述學校習得相關知識技能,在多元領域中也能藉由選修課程專研出版能力。

( 三) 專業課程分析

本節排除必選修之分別,綜合出版專業課程進行分析,討論出版課程中又偏重于哪些專業,依照基礎知識、編輯能力、出版商業、出版科技技術、出版法律與出版相關媒體或傳播知能,分為六大類別,如表17 所示:

wps_clip_image-11069

wps_clip_image-3190

wps_clip_image-9054

wps_clip_image-18458

根據表17 至表19 所示,針對出版課程的吉林大學在出版領域中,以編輯能力課程最多,其次為商學、基礎與科技課程;出版專業課程占所有課程一半以上的大學,包含南京、佩斯、世新與紐約大學對出版教育的分配在基礎、編輯、商學、科技類別上僅因各校教育政策而略有不同,多以編輯能力或商學應用為主要課程,基礎、科技與法律類別則無太大差別,強調商學應用的紐約與佩斯大學則在科技類別授課不多;出版法律因課程變化不大,屬于基本授課;傳播類別僅有臺藝大提出,故不討論。

綜觀表19 結果,可得知研究所的出版教育以商業應用與編輯能力為主要發展,而從表17 的課程統計分析,編輯能力課程強調各類出版品的編輯方法、實務與企劃;商業應用課程分為行銷策略、經營管理、經濟市場項目;基礎理論以歷史和概論為主,科技技術重視數位出版,法律課程討論版權、數位版權與版權貿易。

伍、結論與建議

一、結論

(一)臺灣出版碩士教育現況

臺灣的出版課程最早由高職教育開始,高職圖文傳播課程是以印刷專業轉型而來,強調基本技能,能從事出版產業基層人員,例如美編與文編職務;大學與出版相關學院有數所,培育操作相關工具能力、影像色彩應用、各載體認知與規劃、數位整合與經營管理知識;研究所課程多專題研究,針對各種細節進行探究,尤其資訊應用、管理經營層面與研究方法探究。

本研究使用100年度課表進行分析,因此100年度入學學生尚未畢業,以較偏向出版教育之世新大學為例,世新大學圖傳所日間學制于98年度有29人注冊,一般兩年碩士課程,100年度畢業人數2人,從93年統計至101年共有42人。100年度注冊新生有31人。雖說碩士課程并非義務課程,大多學生也選擇大學畢業后進入職場就業,但若進修至碩士學位,并且專研出版領域人數不多。

(二)中國、美國、臺灣出版碩士課程異同

根據研究結果,臺灣學校樣本在出版專業授課上以世新大學居多,師范大學側重技術發展,中國學校樣本有吉林大學專門培育出版碩士,南京大學在出版課程開設上也有相當比重,編輯課程依照出版品性質不同個別開設,商學應用著重行銷、管理與財務,科技上探討數位出版與印刷,以及基本的出版學理論與法律,課程設計上相當完善;美國的佩斯與紐約大學出版課程中也超過一半以上,兩所大學都將兒童圖書出版、排版軟體技術與電子書列為獨立課程。

針對出版專業課程,其定義為與出版知識、能力、應用專業有直接相關,不包含傳播新聞、資訊科學、印刷專業、色彩設計等,是為了瞭解若出版作為專精而獨立的學科,其可行與目前現況為何。依照本研究采用之學校樣本來看,中國有2 所出版專業研究所、比例為三分之一,美國有2所、比例為一,臺灣有1所、比例為三分之一。

根據比較研究法比較中美臺三個地區對出版教育的分析,在課程設置上其實差異不大,基礎知識能力都有兼顧,差異會因每個學校發展策略以及教育資源不同而有所改變,以開課數為例,師范與臺藝大開課數量龐大,但以資訊、印刷科技或藝術相關為主。針對出版的課程大約開設10堂,依本研究設計分類,世新大學平均開設2 堂,師范大學針對商業與技術開設5 堂;中國吉林與南京大學平均每個領域開設4 堂左右,并且針對各種出版品開設相對的編輯課程;美國佩斯與紐約大學除法律與科技外,皆開設5 堂以上,一樣有對圖書、期刊、專業刊物與兒童文學分類,以及電子書專題。礙于師資、教育資源、社會環境與市場等各種因素,臺灣的出版課程在碩士授予以課程專精上仍有所困難。

二、建議

(一)課程解決方案

臺灣地區學校數量眾多,學生卻逐年減少,當學校面臨縮減的時候,各學校可以發展專門領域以差異化教學范圍,因出版學科涉及領域多元,即可能被分散于各種學科分眾教學,而未能集中呈線性教學,在學生人數減少下增設學系有所困難,但各學校不妨推出專業進修課程或學程,針對出版產業集中授課,以培育出版人才,又不增加學校增設學系困難。

課程設計上,基礎理論包含出版歷史,包含媒體與載具演變;編輯能力,包含紙本與電子書都能完成制作;設計規劃課程,包含設計與品牌、書籍企劃案等;科技載體,涉及資訊工程,了解各種載體需求以配合書報雜志出版或電子書閱讀器研發;印刷復制能力,傳統印刷與電子科技復制技術,以及科技轉型;加工加密能力,一般傳統后制,DRM加密技術與應用;法律課程,針對著作權、版權、財產權、DRM等,因應數位化時代而討論法規修正;流通能力,包含物流、倉儲、數位平臺等與通路有關課程,包含實體虛擬書店架設銷售;經營管理能力,現今出版已結合電信通訊、網路平臺、實體書店等各種產業,如何整合經營、定價拆帳等帳務分析,產業環境分析等。

尤其在數位化時代,電子書仍在探索研發,學校應著重電子書課程,幫助學生了解傳統出版,但具備數位編輯能力以準備就業;具備電子書知能,以期就業后能改善出版環境,在數位閱讀邁向成熟階段時能充分提出各種科技能力、經營策略,在內容、軟硬體與市場行銷領域都能發揮所學。

另外,本研究建議學校在各種授課上,應注重國際發展,甚至可有專門課程分析國外動向,例如分析歐亞地區各種成功案例、環境轉變、政策發展,唯有剖析國外成功因素,并修正應用于臺灣環境,了解臺灣不足之處,配合國情文化提出發展建議,國際情勢之重要不僅能運用在出版領域,其他學科也應如此。

在短暫的求學期間,想要學習綜觀面向稍嫌不夠專精,除了基礎理論、國際情勢與正在發展的電子書知識外,其他能力可列為選修輔導,由指導教授輔導學生選擇欲專精能力深入發展。

(二)后續研究建議

本研究希望能作為后續研究者之參考,并往臺灣出版教育線性研究、臺灣出版課程授課內容比較、臺灣出版領域碩士生職能探討與實際就業差異、臺灣出版業者如何看待出版教育、臺灣出版教育導入新課程企劃等方向發展,透徹臺灣出版教育,并與國外比較以提出臺灣出版教育問題和改善,共同對臺灣出版教育貢獻一份心力。

參考文獻

中國研究生招生信息網,取自:http://yz.chsi.com.cn

中國教育在線,取自:http://souky.eol.cn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取自:http://big5.gov.cn/gate/big5/www.gov.cn/fwxx/bw/jyb/index.htm

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取自:http://big5.huaxia.com/qn/qxdl/00214396.html

全國法規資料庫, 取自: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H0030010

吳瑞淑(2002)。高等出版教育之跨區域比較研究─以碩士學程為例。南華大學出版學研究所碩士論文,嘉義縣。

美國教育部,取自:http://www.ed.gov/

洪雯柔(2000)。貝瑞岱比較教育研究方法之探析。臺北市:揚智文化。

孫傳耀(2004)。中國大陸出版教育研究。出版界,72,P67-70。

陳信元(1991)。大陸出版教育現況。出版學刊,2,P14-17。

陳皇利(2008)。高職圖文傳播科專業科目教師專業能力之研究。國立臺灣師范大學圖文傳播學系碩士論文,臺北市。

教育部全球資訊網,取自:http://www.edu.tw/

張懿文(2003)。出版教育- 紐約大學的出版中心。出版界,67,P47-49。

賀秋白、徐明珠(2010)。具備圖文傳播復制前數位能力職業生涯進路行業調查。藝術學報,6:2,P243-270。

賀秋白(2007)。大學圖文傳播系學生之復制前數位能力指標建構。國立臺灣師范大學工業教育學系博士論文,臺北市。

彭杰(2008)。比較教育重要代表人物思想及理論之析論。教育趨勢導報,30,P91-99。

楊深坑、李奉儒主編(2009)。比較與國際教育。臺北市:高等教育

萬榮水(2005)。臺灣教育體系對出版人才養成之檢視與展望。出版界,75/76,P65-71。

潘文年(2007)。大陸、臺灣和美國八所大學出版學碩士研究生教育課程設置比較分析。教育資料與圖書館學,44:4,P473-490。

歐文(2008)。比較教育。臺北市:志光教育文化。

魏裕昌(2002)。臺灣高等出版教育之現況與展望。中華民國出版年鑒2002,P202-227。

蘇精(1991)。美國大學出版教育的發展、目標與課程。出版學刊,2,P4-9。

作者簡介

何慧儀(Hui-Yi Ho),文化大學印刷傳播學系學士,南華大學出版事業管理研究所碩士,美國University of the Incarnate Word 國際教育與創業管理博士。曾任財團法人中華出版基金會專案經理。現任文化大學廣告學系專任助理教授,世新大學圖文傳播暨數位出版學系兼任助理教授,中國印刷學會秘書長,中華圖文傳播學會副秘書長。

陳靖雯(Ging-Wen Chen),世新大學圖文傳播暨數位出版學系畢業。目前就讀世新圖文傳播暨數位出版研究所。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性感沙滩闯关 广东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1399彩票app下载 澳门怎么赌 新手大小 pk10十精准机器人计划 福利彩票多少钱一注 湖北11选5推荐号码 台湾麻将手机游戏 刷医保卡买药药房赚钱吗 北京时时彩 开盆栽花店赚钱 彩1彩票是黑平台 能源股票推荐 佛系青蛙游戏+如何赚钱 胜分差 幸运28是什么地方彩票 25选5